• 新书上架

    走进春晓

    企业文化

    发展战略

    馆配入口

    淘宝天猫

    新闻资讯

    党政建设

    人力资源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 400-000-4079
    • E-Mail: chunxiaotushu.com@163.com
    • 在 线 QQ 1: 08:30—22:00
    • 在 线 QQ 2: 09:00-18:00
    • 在 线 QQ 3:
    • 传真号码: 0871-63330979

    更多+新书上架

    • 《特工皇妃楚乔传》

      作者:潇湘冬儿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5月

      价格:108.00



         内 容 简 介   



      若是给我选择,我宁愿做那幽颜昙花一现,也不做古树终生碌碌。

      ——楚乔/(电视剧版:楚乔/赵丽颖饰演)


      当我转过身之后,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出了这扇门,一切都将陷入血肉白骨与烈火之中,骨肉离散,挚爱分离,家破人亡,霸业倾覆,但是我还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我要让这个天下苍生所有的鲜血来让你知道,我真正在乎的是什么。

      ——诸葛玥/(电视剧版:宇文玥/林更新饰演)


      阿楚,我曾说过,所有人都可以背叛我,你不可以,因为你就是我的光源,是照耀我漆黑天空的太阳。如今,我的太阳熄灭了。

      ——燕洵/(电视剧版:燕洵/窦骁饰演)


         在 线 阅 读   



      第一章    军事法庭



      时间定格在新历一一六年五月十二日的子夜两点,地点为帝国X市外的一处荒郊。

      七辆黑色轿车在荒郊路上极速行驶着,两辆在前,两辆在后,还有两辆各靠一侧,一起护卫着中间的一辆黑色轿车——军用大功率引擎发出流畅的声响,车身完全由高性能合金制造,挡风玻璃上可隐隐看到呈螺旋状的防弹图纹,没有车牌照,没有特殊军用标志……这不禁让人怀疑,这样的车队是怎样从那座守卫森严的城门里走出来的。

      一个小时之后,车队驶近城郊一处并不起眼的土黄色建筑。四名身着迷彩服的士兵走上前来,示意车上的人停车接受检查。前方的一辆车车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下了车,递过一张深红色的牌子。士兵检查了半晌,沉声说道:“我需要向上级请示?!?/span>

      男人眉梢一挑,神色隐隐带了一丝怒气,压低声音说道:“这上面有金上将的签字,你还需要向什么人请示?”

      士兵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少校,上级刚刚下达命令,除了元首本人亲至,其他人进入军事禁地一律需要金上将和张参谋长两人的共同署名,否则一律不予放行?!?/span>

      “你……”

      “李阳?!?/span>

      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在身后的车内响起。黑色轿车缓缓开上前来,司机摇下车窗,露出里面一张略显疲倦的苍老面孔。士兵看了一惊,猛地立正站好,敬了一个军礼,说道:“将军!”

      金上将淡淡地点了点头:“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士兵有些迟疑,说道:“报告将军,张参谋长命令说军事禁区内不得行车,一律步行?!?/span>

      金上将眉头轻轻皱起,拍了拍自己的腿,说道:“我也需要步行?”

      士兵面色越发难看起来,眼神透过车窗在金上将的那条伤腿上转了一圈,最后还是用木头一般的声音说道:“对不起,将军,上级指示,任何人不得行车,一律步行!”

      李阳面色一变,顿时大怒。

      金上将轻轻摆了摆手,转过头来对着李阳说道:“李阳,你自己进去吧,带着我的文件,一定要将〇〇五完好无损地带出来,我们再也不能承受像〇〇三那样的损失了,她们都是帝国的财富?!?/span>

      李阳顿时动容,面对着面色疲惫、白发苍苍的老者,崇敬地行了一个军礼,坚定地说道:“将军放心,坚决完成任务!”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巨大的爆破声轰然传来,刺眼的火光上一朵漆黑的蘑菇云在黑夜里升腾。李阳双眼圆瞪,额头青筋迸现,一言不发地转身向军事禁区狂奔而去。

      这个夜里,X市的市民还在安静地沉睡着,但是在城外的第四军事监狱里,却发生了一件足以震撼世界的巨大爆炸。黑暗中,各国的视线全都暗暗地凝聚在一处,等待着几个小时后的天明。

       

      四个小时之前。

      国家第四军事监狱的审判大厅里,端坐着七名穿着军装的高级军官,肩章上将星闪耀,表示这些人都是上将级别。审判席上,是五名军事法官,这五人分别来自各大军区,并不隶属于同一个军事系统。下面是二十多名手持柯尔特MOD733型5.56毫米突击步枪的国家一级特种兵,神情戒备,如临大敌。

      整个审判庭内气氛肃穆森严,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被告席上。身穿军装的审判长清了下嗓子,沉声说道:“姓名?”

      “楚乔?!?/span>

      一个清淡冷静的声音低沉地回应道,音色虽然有些沙哑,但是一听就可以判断出此人的性别。

      果然,只见一名下身穿浅绿色军裤,上身白色衬衫,袖口挽起,露出半截白皙小臂的清秀女子坐在被告席上,神色平静,看不出半点紧张的情绪。

      审判长继续枯燥的流程:“性别?”

      “女?!?/span>

      “出生年月日?”

      “新历九零年十月八日?!?/span>

      “籍贯?”

      “云图州洛市?!?/span>

      “从军履历?”

      “新历一零九年考入帝都军事学校。一一一年被抽调入帝都军事指挥所第五情报处学习,同年下半年进入飞鹰组第七部队接受训练。一一二年八月二十七日正式加入第五情报处,被编入第二小组,从事情报分析和调配工作。一一三年十二月被调入Y城情报科,和军情九处配合执行HL计划。转年六月出境潜伏。一一四年一月回国进入十一处指挥所,担任副指挥官,直到现在?!?/span>

      “在你任职期间,执行过什么行动?”

      “十一处共执行大小事务九十七件,经我手的共有二十九件,其中一星级十一件,二星级九件,三星级五件,四星级四件,五星级无?!?/span>

      “请据实上报你执行过的四星级任务?!?/span>

      “新历一一四年八月军情七处提供情报,军情九处出面行动,由我和九处李上校共同策划了‘海盐计划’,成功获得了三吨铀矿石。同年十一月,十一处和境外六处合作执行了诱捕方略,擒拿了号称米卡半鼠的叛国将领,炸毁了F国的核反应堆。一一五年四月,计划策反了E国的异能者,夺回中央银行的漏洞密码。同年六月,在X国的帮助下,由十一处策划,异能者协助,九处特工〇〇三为主的西莫行动成型,成功取得HK-47的制作图纸?!?/span>

      审判长推了推眼镜,一边对照着文件,一边沉声说道:“请详细说一下,你和军情九处的特工〇〇三之间的关系?!?/span>

      女子闻言微微扬眉,长久不改的面色有些冰冷,她的眼神在七名陪审的军官身上一一扫过,最后沉声说道:“在第七部队受训期间,我与特工〇〇三、特工〇〇七、十一处参谋官黄敏锐少校共同住在一个寝室里。一一五年,与〇〇三合作执行了西莫行动?!?/span>

      审判长沉声说道:“你们的关系如何?是战友、同事,还是点头的泛泛之交?”

      女子面色沉静,微微扬眉,许久,才沉声说道:“我们是朋友?!?/span>

      陪审团顿时一阵轻微的哗然,女子朝着其中两人看去,眼神锐利地瞥见他们嘴角还没来得及散去的笑容。

      “也就是说,你和〇〇三交往密切,是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对吗?”一名身穿墨绿军装大约四十岁的女法官沉声问道。

      楚乔转过头来,眼神在女法官貌似和气的脸上转了一圈,最后沉声说道:“法官,我和〇〇三都是受过国家专门训练的高素质军人,我们很明白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可以说,所以,对于你审问词中的无话不谈这四个字,我觉得是对我们专业素质的蔑视和对已壮烈为国家利益牺牲的烈士最大的不敬?!?/span>

      女法官面色一白,抿紧了嘴唇,不再发言,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审判长继续说道:“楚乔,现在,请你对M1N1号行动,进行简单的陈述和辩护?!?/span>

      话到此处,总算是问到了重点和关键,两名五十多岁的陪审长官闻言身子略略探前,神情十分专注。

      楚乔低下头,许久才仰起脖子,一字一顿地沉声说道:“我要求见我的上级,或者是接受最高军事法庭的公开审判,在此之前,我不会对M1N1行动做任何陈述?!?/span>

      审判长闻言眉头一皱,声音里明显带有一丝怒意,缓缓说道:“你这是在质疑由五方军区共同派遣,并且由最高法律专家组建而成的军事法庭的权威吗?”

      “我不是?!背茄鲎磐?,重复道,“我只是要求见我的上级,在金上将没有亲笔签署解密文件之前,请恕我不能透露M1N1行动的资料和内容?!?/span>

      审判长眉头紧锁,继续说道:“那么,请你对下令爆破总务大楼,致使诸国二十三名人质遇难事件,做出你自己的辩护和阐述?!?/span>

      “他们并不是人质?!背翘鹜防?,沉声说道,“我所下的命令都绝对符合军部的各项条令,没有枉杀一个人,只要见到我的上级和金上将的签署文件,我自会向军事法庭做出最完整的陈述。在这之前,我将不会接受任何审判?!?/span>

      审判到此进入僵局。将楚乔带下去之后,所有的法官和将领鱼贯退出大厅,严密的监控装置拍下了他们的全部影像。但是,在刚刚坐着军部高级将领的一角长凳下,一个闪烁着红光的细小装置,屏幕上的数字在静静地跳跃着。

      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楚乔坐在铁床上,低着头,静坐不语。她所在的监舍四面都是特制的钢化玻璃,外面可以完全看到里面的情况,里面的人却丝毫看不到外面的半点动静,毫无隐私可言。而这些玻璃的坚硬程度,即便是拿着大口径冲锋枪持续不断地射击一天,也只能开一个小小的弹口,想要打破玻璃逃生,可能需要原子弹的帮忙。

      即便看不到听不到,但是作为国家最为机密的情报处的高级指挥官,她清楚地知道外面的全部布置。手摸着脉搏,默默地计算着时间,她知道,吃饭的时间,就要到了。

      果然,咔嚓一声脆响,玻璃下方开了一个角门,一只手端着一个托盘,缓缓地放了进来。

      楚乔坐在床上,低着头,看起来一动没动,可是一块细小的石子却突然飞出去,精准且无声地打在送饭士兵手腕的表扣上,只听呼啦一声响,手表掉在了监舍之中。

      门外的士兵一惊,伸出手臂在里面摸了两下,竟没有够到。楚乔听到声响,貌似无意地转过头去,疑惑地皱起眉头。她知道,除了这个人,外面还站着一个人,正在严密地监视着她。

      按照常理,送饭期间犯人是不可以接近牢门的,但是此时此刻,楚乔却伸出手来对着自己比画了一下。门外的士兵看得清清楚楚,又伸了两下手,仍旧没有够到手表,就伸出拳头在地上捶了两下,表示同意。

    快三在线投注